首页 / 中医典籍 / 《章次公医案》中附子的应用 / 散寒止痛

散寒止痛

《素问·举痛论》讨论了寒邪客于脏腑经脉引起疼痛的缘由以及各种疼痛的辨证。如云:”帝曰:愿闻人之五脏卒痛,何气使然?岐伯对曰:经脉流行不止,环周不休,寒气入侵而稽迟,泣而不行,客于脉外则血少,客于脉中则气不通,故卒然而痛”。显然,寒气内停或外袭人体,则气为之滞,血为之涩,形成不通则痛的局面,用附子温阳散寒,寒去则气血畅行而痛止,必治病求因之法。至若虚痛,附子亦可选用,“补必兼温”耳!

头痛

《证治准绳·头痛》指出:“医书多分头痛头风为二门,然一病也。但有新久去留之分耳!浅而近者为头痛,其痛卒然而至,易于解散速安也;深而远者为头风,其痛作止不常,愈后遇触复发也”。本例头痛达十年之久,”作辍无常”,当属头风范畴。先生治气血亏虚,痰浊内停,因感寒而发之头风,痛剧而呕吐不已,通宵不寐者,用附子配当归补血汤以益气养血祛寒,标本兼顾,复参驱风祛痰之品,以作除恶务尽之计。如”王,女,头痛达十年之久,作辍无常,痛剧则呕吐频作,彻夜不寐,痛苦不可名状。治风当先治血,古有名训,但追风通络之品,仍不可少。炮附块、全当归、大川芎、甘枸杞、明天麻、藁本、大蜈蚣、炙全蝎、制半夏、绵黄芪、炒枣仁、茯苓、生白术”。

本例头痛十载,痛久必虚,气血两伤,卫外无力,以致每触必发,作止无常。《兰室秘藏》云:“血虚头痛,当归、川芎为主;气虚头痛,人参、黄芪为主”。为此,先生用附子配当归补血汤,一则祛邪以治标,一则扶正以固本。至于头痛用附子,乃自《金匮要略》始。仲圣用大附子1枚,盐等分,制成散剂,称为头风摩散方,敷于头痛处以止痛。又案中记载:”头痛则呕吐频作”。此见证与《医宗必读》指出的”因痰痛者,昏重而欲吐不休”相吻合。故本例头痛乃为气血亏虚,风寒外袭,与痰相搏,上扰清空之窍。基此,先生用附子配川芎、藁本以散风寒,当归补血汤补养气血,加半夏白术天麻汤祛痰化饮。由于”高巅之上,惟风可到”,因而又加蜈蚣、全蝎搜风通络。又方中当归、川芎养血活血,符合前贤”治风先治血,血行风自灭”之名训。

胃脘痛

《顾氏医镜·胃脘痛》云:“阳明中土,万物所归,故世人之患胃痛腹痛者甚多”。古往今来,胃脘痛均为常见病之一。兹举两例如下。

寒食交阻:《素问·举痛论》云:“寒气客于胃肠之间,膜原之下,血不得散,小络引急,故痛”。又云:“寒气客于肠胃,厥逆上出,故痛而呕也。”前者阐述寒邪入侵胃肠血分,或过食生冷,寒积于中,血得寒则凝,且寒主收引,胃肠小络引急而痛;后者说明寒邪内袭,寒为阴邪,其性凝滞,导致胃肠气机逆乱,形成寒凝、食阻、气滞的局面,胃失通降之能,于是脘腹作痛。根据”寒者热之”、”结者散之”的治则,先生治胃脘痛无宁日,作多止少,脉细者,用附子配荜拨、椒目,温中散寒,并为疏气消积药创造温化的条件。如”王,女,以胃脘痛为主症,其痛竟日持续,食后暂稍缓,移时则又作,其脉细。炮附块、延胡索、薤白头、生枳实、荜拨、椒目、鸡内金、谷麦芽”。服药后于复诊案中叙及”脘痛大定,服温药而能效,则胃寒也”。

寒凝气滞:《素问·六元正纪大论》云:”木郁之发,民病胃脘当心而痛,上支两胁,膈咽不通,食饮不下”。说明胃脘之所以作痛,是由于肝木横逆,乘侮中土,气机阻遏不通而成。《景岳全书·心腹痛》云:“胃脘痛证,多有因食、因寒、因气不顺者”。又云:“惟食滞、寒滞、气滞者最多”。此三滞概括了内因、外因和不内外因。又论痛证之因云:”因寒者常居八九,因热者十惟一二”。张氏之言,符合于临床习见。先生治数年间胃痛作止无常,脘部拒按之寒凝气滞者,用附子配荜拨温胃,厚朴、杏仁、谷麦芽消食导滞,灵丑散消导行滞,通便止痛。如”闵,女,全症为胃脘痛,迄今数年,时作时辍,发则手不可近,而转动其痛尤剧。痛剧时拊其背部,则痛稍减。炮附块、杏仁泥、厚朴、赤石脂、荜拨、谷麦芽。另:灵丑散吞服”。灵丑散即五灵脂、黑丑等分研末,每服3~6g。

少腹痛

少腹痛有两种含义:①即小腹痛;②小腹两侧痛。从朱姓案及选用方药看来,此处应作小腹解。治腹痛除分清寒热虚实而分别予温清补泻法外,世俗多以”通则不痛”出发而常用通法。但是也应从虚实两方面考虑。《景岳全书·心腹痛》指出:”凡治心腹痛证,古云痛随利减,又曰通则不痛,此以闭结坚实者为言。若腹无坚满,痛无结聚,则此说不可用也。其有因虚而作痛者,则此说更如冰炭”。张氏之言,正所以告诫后学,毋虚虚,毋实实,惟有补虚泻实,才能与言医。先生洞悉斯理,在处理先实后虚患者,按现证治疗,做到”寒者温之”,“虚则补之”。如”朱,男,二诊:此证初起,却是肠胃有所阻滞。叠用消导攻下,心下所以仍痞,少腹所以隐痛。痞是机能障碍,痛是气体之刺激,当宗理胃运脾之法,不能再事摧残,致有虚虚之戒。土炒潞党参、生白术、台乌药、炮附块。另:沉香、鸡内金、晚蚕沙、蓬莪术。共研末”。

腹痛

女子不足于血而有余于气。气滞因肝郁而起者固属常见,因寒而起者亦复不少。气滞则气机逆乱,气道渐至阻遏,难以运行通畅,”不通则痛”。先生治妇女寒凝于前,气滞于后,以致腹中隐然作痛。其痛于临圊之前而安于如厕之后,”痛随利减”者,从气寒交阻大肠论治,予温通法,用附子配艾叶温阳祛寒,薤白、青皮、陈皮、香附、枳实理气导滞。如”贾,女,腹隐痛,间日一更衣,或日行数次。将圊,腹更痛,圊后则痛止,其便爽利。平素稍进冷食,则脘腹皆痛。盖往者属寒,今者属气。薤白头、橘青皮、晚蚕沙、制香附、延胡索、焦枳实、神曲、肉豆蔻、焦麦芽、艾叶、炮附片”。

痹证

痹者闭也,当风寒湿邪入侵,导致气血运行不畅,经络阻滞不通;或痰瘀相搏,深入络隧关节之分而成。本证亦从寒热虚实分证论治。新病者以温散宣通为主,久病者以益肝肾、调气血为主,两者均宜参入祛瘀、化痰、通络之品,尤其对病情反复,经久不愈,酿痰成瘀络闭者,更应运用通法。

关节肿痛:《素问·痹论》指出:“痛者,寒气多也,有寒故痛也”。又云:“寒气胜者为痛痹”。《素问·至真要大论》云:”诸湿肿满”,这些都清楚地说明肿与湿,痛与寒有着因果关系。先生治关节肿痛甚于阴寒之际的寒湿痹痛,用附子配辛温发散的麻黄、桂枝、细辛等辛通温散,复加川芎,一则取其走散上升之性,以治颈项酸痹,再则取其活血,所谓”治风先治血,血行风自灭”也。如”杨,男,先是颈项酸楚,而后关节肿痛,天气阴寒,所苦益甚。生麻黄、川桂枝、独活、西河柳、细辛、炮附块、白芷、川芎”。

左上肢痛:《素问·上古天真论》云:”年半百而动作皆衰。”所以然者,人类受工作紧张、客观环境等诸多因素的影响,加之不知摄生,以致年甫半百,即以气血不足而血运迟缓,渐致气血阻滞,肌肤、经脉、关节之分,始则以缺少气之温煦,血之濡养于前,继以气血运行不畅而痹阻于后,此刻往往两上肢肩部交替疼痛,动作不灵,难以上举后伸。先生治此骨痹证,多从温经养血,祛邪通络着手。如”赵,男,左臂经脉疼痛,上及肩胛,下达肘部,五十以后有之,多属血虚不能营养经脉。附块、川芎、羌独活、当归、秦艽、海风藤、桑枝、莶草”。

腰背酸痛:《素问·脉要精微论》云:”腰者,肾之府,转摇不能,肾将惫矣……骨者,髓之府,不能久立,行则振掉,骨将惫矣”。由于肾主骨,因而腰酸疼强直,不能久立等症,应重在补肾。如肾气来复,则骨病易愈;反之,肾气不复,则骨病难治。所以《素问》云:“得强则生,失强则死”。有鉴于此,先生治此类疾患,用附子配仙茅、杜仲、鹿角霜、甘杞子、川断、狗脊以益肾阴,壮肾阳,从本论治。又如”雷,女,腰背酸楚欲折,步履艰难,足跟痛,不耐久立,稍劳动则自汗出,精神疲乏,睡不好。炮附块、仙茅、庵子、当归、杜仲、鹿角霜、甘杞子、川断、狗脊、甘草”。

膝膑痛:经云:“邪之所凑,其气必虚”。素体亏损者,则卫外不能,以致风寒袭入,深入经脉筋骨之间,则患侧酸痛无力,屈伸不能,强伸则痛。诚如《金匮要略·痉湿病脉证》所言:“风湿相搏,骨节疼烦,掣痛不得屈伸,近之则痛剧。”此类证候,先生用附子配独活、细辛、威灵仙、川桂枝、秦艽等以祛风寒湿邪,再参以当归补血汤以两益气血,作固本之举。如”吕,男,四肢痿软不用,但伸至膝膑,则痛不可耐,饮食二便皆需人扶持。避难来沪(1940年),营养不良,又致风寒侵袭,其效非一蹴可见。炮附块、川独活、细辛、威灵仙、川桂枝、当归、秦艽、生黄芪”。

通过上述资料分析,先生用附子遍及除吐法的其它七法,并看出先生的诸多巧思,灵活非凡。上述病例,涉及湿温、温疫、温病、疟疾、痢疾、休息痢、泄泻、腹痛、痞满、吐酸、胃脘痛、习惯性便秘、咳喘、哮喘、头痛、黄疸、失眠、厥证、水肿、痹痛等肝、心、脾、肺、肾五大系证候及部分时病,以及妇女月经不调、崩漏、子肿、小儿痢疾、慢惊风、麻疹并发肺炎等病种。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先生以附子用于时病方面的案例,令人赏玩不已。更有重要意义的是为今日提倡中医治疗急症,提供了不少的指导性素材。

以上归纳成阴阳两补等12种治法,尚不足以窥其全豹。例如:用温阳潜镇法治小儿受惊后入寐惊惕、用温经行血法治宫外孕、用温通排脓法治肠痈等不一而足,本文仅作初探而已。

搜索推荐

微信登录/注册

扫码关注公众号
立即登录

手机号登录

微信登录

手机号注册

微信注册

找回密码

获取验证码
微信登录